众彩网彩票

防骗资讯

揭穿币圈伪富豪:晒单数千比特币,欠债10万却能拖一年

“多少币圈人在伪装自己,潮水退后都是裸体!”











数天前,朋友圈出现这样的爆料。爆料人小李称,有人伪装了七年富豪,忽悠了一批老韭菜。而此人,至今还在别的群里晒着高额的合约收益单,引来群友声声膜拜。


他们本不该上当,而之所以对此深信不疑,是因为他们和朱老板已有六七年的交情,并都相信朱老板是有钱的大佬。那些年,他常常晒出钱包里躺着数千个比特币的截图,时不时还分享“有钱人的快乐”。


光鲜亮丽的包装不过是请君入瓮的把戏。以大佬的身份混迹于币圈,将崇拜者变现,这样的事件在币圈并非首例。何一告诉小李,币圈有很多这样的人。


「北纬31度」发现,这个荒诞的故事背后,折射出行业门槛低、市场投机之风盛行等等问题。这些问题一朝未解决,此类事件还将不断上演。


1. 伪装七年,空手套白狼


六年前,小李在一个币圈群内结识了朱老板。


这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币圈群,群内聚集着众多诸如七彩神仙鱼、吴钢这样的行业大佬。值得一提的是,币安的首场开业宣传正是在这里开始,当晚,何一就发了10万块红包。


在这样的群内,出现大佬再正常不过了,何况,朱老板还是建群者。为自己加上大佬滤镜,并非难事。


“他在圈子里永远都是表现出一个有钱人的姿态,然后把自己推向神坛”,小李告诉「北纬31度」。


他号称是全江西最大的箱包厂老总,言语中还透露着一股“赚钱和呼吸一样简单”的得意——钱包躺着数千个以太坊和比特币、投项目一个人就可以包场、固定资产38套房、500个以太坊也就闲置资产而已等等。


一次他跟人吹嘘,说自己在CEO、FCoin和满币都赚了7、8位数,光FT就赚了2600个以太坊。


他还会在群里分享“有钱人的快乐”,比如去会所玩嫩模,光小费就给了几万块,再比如“全家只对奔驰有感觉”——既不“朴实无华”,更不“枯燥”。


他看起来仿佛也和有钱人的气质极为吻合。他神秘,极少在群里冒泡,一冒泡就是发红包;他还混迹于高级社交圈,“和演员孙俪同住一个小区”,经常“和高级领导喝茶”。


终于,到了把“大佬光环”变现的时候。


2018年,朱老板诱导小李,他正在做一个项目,打算上火币和币安。小李便转账过去。


但别说上交易所了,所谓项目不过是朱老板行骗的托辞罢了。币没有发,也没看到白皮书和市场宣发,项目压根就不存在。


同一时期,朱老板还把魔爪伸向了另一位群友,忽悠走了23万人民币。数月后,朱老板又相继向另几名群友下手了,一连忽悠走几百个以太坊,最少的价值10万人民币。


另一次,他从群里拉了11人出来组建小群,宣传起一个号称ETH侧链的项目——ETF,“我和团队很熟,直接操盘,大家一起上!”。


“大佬这样讲话,你说上不上”,小李回忆起当时群里很多人一出手就买了十几万。


但他们等来的结果却是,没过多久,就归零了,还被KEX下架了。


2019年5、6月,朱老板又推起了新项目——“币响”。这一次,项目是他发起的。


作为一个赌博平台,“币响”的卷钱逻辑极为粗暴。只要把客损率调高,就能让每个进来玩斗地主的人都亏损。当时,几乎没有人赚到钱。


但朱老板意不在此,侵占用户资产才是他的最终目的。很快,他开始哭诉“技术跑路了”,平台不得不进行“维护”。接着,平台关闭了。


半年后,迫于用户压力,朱老板将平台重启。这一次,他新增了分享注册的奖励机制。一段时间后,这一机制顺利成为平台倒闭的借口——币响被羊毛党撸倒闭了。


据当时参与撸羊毛的人说,当时撸得最厉害的一位群友,也就撸了0.7个以太坊。


由始至终,币响都没有如朱老板所承诺的上交易所,而仅停留在一个十分简陋的APP上,“那个APP可能两三千块就能搞定,反正感觉非常low”。


小李向「北纬31度」分析道,朱老板一方面利用六七年来积累起的信任感,另一方面又利用“大佬形象”来让别人相信他不会骗钱。群里许多老韭菜就是这么上当了。


2. 双重人设,哭穷又炫富


意识到自己受骗后,小李开始向朱老板讨债。


或许自知理亏,也担心身份被揭穿,朱老板没有直接拒绝还款,而是步步行缓兵之计。


起初,他劝小李,“老哥,坚持住”,“你再坚持一个月,就行”。


几个月后,他开始哭穷了,还说自己去牢里蹲了一周,因为公司给别人公司担保了6000万,结果对方财务跑了。


再之后,他打起了感情牌。他非常诚恳地跟小李道歉,说自己现在有困难,今后必定双倍加还。如今回忆起来,小李不得不感叹朱老板这一手段实在高明,反而让他不好意思继续追债。


一段时间后,朱老板说他压力太大,需要静一静,恳请小李再等等他。但这一等,却等来了一条“消息已发出,但被对方拒收了”的系统提示——小李被拉黑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再转眼,一年过去了。2020年元旦,朱老板回小李短信说,自己已经欠下11个网贷。



但与此同时,朱老板却改名换头像,在别的群里闪耀着大佬环,吸引着不知情的韭菜奔赴镰刀之下。



一次,有朋友告诉小李,朱老板又赚了好多钱,在合约群里晒自己赚了180万。小李这才被彻底激怒了。


他决定曝光朱老板,“这和钱没关系,而是因为他的这种性质非常恶劣。”在他看来,不管是没钱想忽悠人,还是有钱想赖账,朱老板都犯了大错。


事情曝光后,几乎所有人都觉得震惊。


建群七年来,朱老板一直是群里公认的大户,无人曾怀疑过他。直至后来,朱老板退群,他们还在感叹朱老板已“功成身退”,时不时仍会想念他的种种传说,并歌颂他。而新进群的人也会在这样的气氛渲染下,对朱老板产生憧憬想象。


这时,群里冒出更多的受害者。


他们复盘此事后发现,朱老板也是看人下手的。被骗的基本都是性格比较随和的人,他们一直相信朱老板确实遇到困难了,直到发现朱老板在别的群炫富。


有一位深圳群友说,朱老板的这种招数,他可能也会上当,但他一定不会像小李忍耐这么久。


小李和几个受害者约定,在疫情结束后,就去南昌找朱老板。


3. 灰色地带,骗局永不眠


P几张收益图,就能伪装成大佬;再花点小钱做个简陋的APP,还能发起项目收割韭菜。骗局之所以得以如此顺利进行,除了挑人下手,并且伪装了七年外,还在于他利用的是币圈灰色地带下的潜规则。


只要花钱,就能购买到“发币一条龙”服务。从白皮书撰写、创建合约再到上线交易所,已经是一条成熟的产业链。门槛之低,吸引来大量像朱老板这样的人,轻轻松松就能把流量变现。


而对于大多数韭菜来说,他们也都默认了这是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。韭菜互相收割,项目方不过就是提供了一个游戏平台,并坐收渔翁之利罢了。


最为韭菜看中的,是项目方有没有能力带入更多的韭菜来支撑起整个盘子。只有源源不断地有新韭菜入场,镰刀才不会落到他们头上。否则,单凭项目方拉盘,很有可能让最早的一批韭菜倒下。


对于韭菜们来说,项目实际价值、包装得如何,都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“大佬”能吸引更多人入场给他们接盘。


正因为此,头戴大佬光环的朱老板才能如此容易地割到韭菜。


再说了,一个相识已久的“大佬”亲自喊单,怎么能让人不心动呢?何况,“大佬”还承诺你会上大交易所,会拉盘。


在币圈,像朱老板这样的人不在少数。何一告诉小李,她已经见怪不怪了。


近期,蔡曙也被爆出欠款不还的消息。他为粉丝承诺资金代操作,月收益达30%而且保本。但不少人投下钱后,就没法把钱要回来了。据“澳门玩币哥”统计,涉及资金已达上千万。


当然,对于小李来说,最让他伤心的不是自己被骗钱了,而是骗他的竟然是朱老板。


他在币圈的大多数时光,都是在这个群里度过,他熟悉这里面的朋友们,也相信着他们。但没想到,这当中竟然有骗子利用这份信任,向他下手了。


如今,他心态已有所改变了。他感叹,身在币圈,不单要防庄家和项目方,还要防所谓的大佬。


他告诉「北纬31度」,他已经被忽悠怕了,很难再这么相信币圈的人了。

即时新闻
    热点文章